<listing id="zbppu"><delect id="zbppu"></delect></listing>
<listing id="zbppu"></listing>
  • <listing id="zbppu"></listing><small id="zbppu"><delect id="zbppu"><dl id="zbppu"></dl></delect></small>

    <code id="zbppu"><ol id="zbppu"><em id="zbppu"></em></ol></code>
  • <cite id="zbppu"></cite>
    恋爱情书网 >> 爱情文章 >> 初恋—难忘的暗恋十年

    初恋—难忘的暗恋十年

    恋爱情书网 8/16/2007 6:29:32 AM

    我也期待有一个胸膛可以让我来拥抱、依靠,只要一个就好,我贪心的祈求着一个且仅一个就好的爱我的人的胸膛,这个人只要是值得我爱的人就好。我期待着能以同样的爱来回报这个人,就一个人就好了。我指望能有很多次的爱情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很小的时候,当我开始读懂书的时候,会自己思考的时候我就开始有一种想法了:今生只要有一次,只要有一次让我可以铭记一辈子的爱情就好,只要经历一次,和某一个所谓命中注定的人。不一定要海誓山盟,不一定要轰轰烈烈,只要能够让我的心完全的属于这个人。如果你不是这样一个的人就最好不要来烦我,在这之前,我恐怕会成为一个可怕的、冷漠的、没心没肺的冰冷的人。我也可能伤别人的心,也可能会让别人痛彻心肺,没法子,我不是你要找的人,而你也绝不是我要找的人。勉强的在一起只能让两个人甚至是更多的人更加的痛苦。我不愿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谓初恋总是让人铭记终生的。每个人都会认定一个人作为自己的初恋情人,那个最先、最彻底打动自己心扉的人。如果能和你共度未来的爱人是你的初恋情人,我得说,你捡到宝了。如果你们两个能够终生在一起,尽管也许有疾病、?#21482;觥?#37329;钱、事业上的重重问题,你们还是能够共勉着一起走过这荆棘,那我不止会羡慕你们,更会崇拜甚至是祝福你们。
     

    更多人是无法和自己的初恋在一起的。种种原因都有。但最主要的恐怕就是你的初恋总是在你还有这种种不成熟的时候就过早地出现在了你的生命?#23567;?#20320;的不足限制了你和你初恋能长久在一起。
     

    我也曾经认定过一个人作为自己的初恋,一个恐怕我竭尽一生都在忘记的人。说来简直是可笑的让人会嘲笑我的懦弱、怯懦、无聊甚至是自我幻想。你会对一个三年内不曾和你说过超过十句话的男生产生感情吗?你会对一个当你在教室门口猛然撞到可当发现是那个人的时候却又仿佛被吓傻了一般,一副小媳妇样子害羞的闪躲到一旁的人产生感情吗?你会对一个和朋友说到手舞足蹈以至于把坐在过道旁的你?#38590;?#38236;打到地下在看过眼镜无损后也不曾问?#35475;?#20154;有无受伤的人产生感情吗?你会对一个那位全班唯一的一个不曾和你主动说话、仿佛和你前世有仇一般只用冷漠延伸看着你的男生产生感情吗?你会吗?会对这样一个人产生感情,傻乎乎的思念八年甚至是十年之久吗? 


    一个自己制造出来的幻影覆盖在了那个人的身上,让我永远和无法摆脱他的阴影。当我在一个人的夜晚不断开始想到这个全班唯一不和我主动说话、唯一的一个不和我称?#20540;?#24351;的男生时,那些爱情小说?#24651;?#19979;来的毒素终于开始起了她们酝酿已久的作用。趁着夜深人静的黑夜,悄无声息的潜入我的梦中,我的意识中,将某个人的身影印刻在我的心口。每夜重复着同样的事情,让这个印记越来越清晰的显现出来了。
     

    终于,有一天,当我在教室的门口再次看到这个男生的时候,一种仿佛是感应一般的东西迫不及待的?#26377;?#21475;涌出,热乎乎的,暖暖的。接着感觉到?#25104;?#21457;烫的一阵热,头皮发麻,心脏被这股热度烤得好似要跳出来一般,?#25945;?#36234;快。我甚至不敢看他的脸,便捂着脸匆匆的低着头从他身边快速走过,飞一般的逃开了那里。以后的每一天,每当我看到和他,甚至是和他有关的东西,我都会有同样的反应。 


    我知道自己不是在发烧,因为发烧总是?#20013;?#24615;的,而这种“发烧”却是只有在某人出现的时候才会发生的。我于是在家中的书柜中寻?#20063;?#22240;。老爸的医术,?#19979;?#30340;绘画书,还有乱七八糟的杂文札记,终于,我明白了一件事情。那是一个也是第一个让我“心动的”人,在爱情小说中出现的男主角一般的人。 


    但同时我也明白自己和他的某种不可能。他的冷漠似乎是针对我一个人的,仿佛就是特别针对我一个人而来的。他和班上除我之外的女生关系都很好,就像我和班上除他之外的男生关系都很好一样。我的女朋友们也是他的女朋友,他的男朋友也同样是我的男朋友。我们拥有着共同的朋友,可我们两个却不是朋友。很奇怪,不是吗?
     

    我陷入了某种怪圈?#23567;?#25105;什么都不能说,只能保有心中的这个小秘密。或多或少的我也会稍稍期待一下,他也和我一样的情况,有着同样的疑惑和痛苦。可是,我发现自己是错的。只有我这样的小傻瓜才会把自己放在自己所谓的爱情烤锅上来把自己?#23613;?#19968;切不过都是自己的幻想构建的?#28508;?#32780;已,我,这个自封的“长发公主”将自己封在同样是自己建造起来的巍巍高塔上,每天用那三千“青丝”(情丝?呵呵~)来编着能让自?#22909;?#26202;安眠的美梦。 


    终于有一天,我的高塔被毁了。自己心里虽然有了准?#31119;?#21364;依然会痛,会不值,麻木的接受了事实之后,整整对这电脑?#32842;?#24867;了大半个小时的神儿。回到宿舍后,又同样表情的坐在床前待了一个小时,除了偶尔的晃头和傻笑以外几乎忘记了其他身体关节能够做的动作。直到宿舍老大,侯的出现,看到不正常的我,逼问了事情的原因。在那以后,我有了知觉,却开始有些自虐的想在这个时候尝试生平从未喝过的啤?#21860;?nbsp;


    白酒的滋味我是知道的。也许是家庭的缘故,?#20381;?#20154;并不反对适当的饮用白?#21860;?#21487;我对这啤酒一直都有着发感,因为大家都说它是苦的。我不?#19981;?#33510;的东西。可那时,我却想真正领略一下啤酒的味道,看看这苦苦的啤酒到底是多么的苦,更想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承受的了这份苦。侯老大超级配合的下楼去小商店买了一瓶啤酒,回来以后要递给我,她知道我需要经历这个。她看着我喝,我一个人喝。说实话,啤酒真是难喝极了。除了?#32423;?#23376;和?#24378;?#33510;的味道以外,我感觉不出来别的了。当我快喝完这一整瓶啤酒的时候,崔回来了。顺便说一句,因为我们宿舍没有人重姓,所以在我的提议下,大家用这姓氏来做简称和昵称称呼对方,有时候还会在姓氏后面加一个“的”或“儿”。崔看到我坐在马扎上摇晃着那只剩下了一个平底的啤酒发愁的时候,一把夺了过来,并不嫌我不卫生的就“间接接吻”的把那剩下的“福根”给一口打发掉了。?#20540;?#25105;只拍手,哈哈大笑,恨不得全楼的人都能听到我的笑声,恨不得这笑声能传到那个人的耳中让他知道是多么的开心。我的塔楼终于塌了。 


    宿舍的人都谈恋爱,除了我。上大一的时候,有一天突发奇想的我破天荒地买了一张20元的201电话卡给那个人打电话。?#24597;?#25105;不记得是怎么知道的了,如果没有记错,多半是他和我共同的朋友给我的。电话是他接的,他宿舍的电话。他也很意外的?#25317;?#25105;的电话。而我更加是不知道如何开口的说不出来一句话,在同伴同学和朋友面前的口若悬河侃侃而谈的人不见了,只有一个紧张的结巴的女生在整理自己不知道要如?#35859;?#34892;下去的对话。等到电话挂上的时候,我只觉得后悔死了。自己的表现完全就是糟透了。同宿舍的人也同时知道了这个人的存在,我,这个被他们说是有着电话恐惧症的人,这个平时除了?#19979;?#32769;爸的电话之外没有?#25317;?#36807;电话更不曾主动和他人打电话的人,也能有这么“大胆的”表现。而我除了后悔之外别的不曾在有了。在打电话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我再次之前仅有过的两次和他打电话的糟糕表现:在一个要考试的当天,我不知道为什么冲动的给他?#20381;?#25171;了一个电话,询问了一道我的确是不知道的物理还是数学题目,他不耐烦的回应了我,而这之后我只能责备自己怎么可以在考试之前去搔扰逼人;另一次是大年三十的当晚,春节晚会还在播映中,另一个同学拜托我用局内电话通知他一下第二天早上在何时何地相聚并一起去给老师拜年。我只是一个传话的,可还是被冷漠的对待了。转过身来当?#19979;?#30475;着我的脸的时候,我只能乞求上天不要让敏感而万能的?#19979;?#21457;现自己的不对劲。 


    事情毫无转机,除了大年初一偶尔能在给老师拜年的路上碰到他和一帮同样是自己朋友的同学们以外,我没有了他的半点音讯。我在逃避着,我逃避着和这个人有关的各种消息,逃避着自己不明白、看不懂的事情。我开始在大学毕业后留头发,想要开始证明自己已经长大了,不一样了。 


    直到在我即将准备出国的那个大年初一,再次和他在街头,和一大群同学?#21152;觥?#24456;意外的,他竟然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的心脏已经不再那么蹦跳了,我终于在第一时间找到了自己的舌?#32954;?#20505;了他,并伸出手来准备和他握手。他也伸出了手,握住了我的手,却不是在握手,而是将我的手举到了唇边,用好似外国人的吻手礼节一般来回应我。我吓傻了,可还是快速的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并皮笑肉不笑的、?#38480;?#30340;略带指责和玩笑口气的对他说,“别开玩笑了!” 


    庆幸的是,其他人似乎都没有太注意这里,忙着打自己的招呼,和自己熟悉的同学打着招呼。我忘记了后来的事情,只是记得当时的感觉一直主导着我回到家中都未曾淡去。
     

    接下来的事情是我终身都不想再提起的。说不上好或不好,就好似历史上的人物不能简单地被分类为好人和坏人一般。我甚至不知道是否应?#20204;?#24184;自己是那么的?#20197;耍?#33258;己的初吻给了自己认定的初恋的那个人。因为这件事同样让我知道了一个事实。他,不?#19988;?#20026;?#19981;?#25105;而吻我的。在我的感受中,我感觉不到,我不乐意,我不愿意这样失去自己的初吻。我不曾要求你吻我,何必呢?你觉得是怜悯或者施舍吗?是否会觉得是屈尊而就呢?我不会感激你这么做的,相反地,只会觉得恶心和不值得。吻,只有在两个人真的是?#19981;?#23545;方的情况下才能进行的事情。我不知道为何自己有这?#25351;?#28145;蒂固的,甚至是有些偏执的?#24515;睢?#25105;只知道,如果你不?#19981;?#19968;个人,就别吻她或他!嘴巴是灵魂可以交流的通道,如果你不爱我,何苦要来吻我呢?我不?#19981;?#35753;不爱我不?#19981;?#25105;的人吻我。那几天,我恶心,每当看到电视剧上的接吻镜头都会?#27425;福?#28982;后冲到浴室去使劲地?#20204;?#27700;洗自己的嘴巴,直到两个嘴巴变得通红、渗出血丝。
     

    至此以后我不?#20197;?#24819;象和你相遇的时刻。也许等到我们都老到可以承受这一切的时候再说吧。偶尔的,我也会登陆他所在班级的校友录,偶尔也会看到他上网,甚至是上传的照片。可是那?#25351;?#35273;不再有了。我不再是那个会对着只要是和他相关的物品就脸红心跳加快的小女生了。 


    有时候,真的如歌中所唱,爱情让人长大。 


    PS:发现自己有时候也能如文科生一般的胡乱码字,多愁善感一番,嘿嘿,感觉很特别。虽然有文字垃圾和污人耳目之嫌,但是难得的一种心情?#22836;牛?#35753;自己能感觉快乐的方式不多,在不影响别人的情况下写些东西感觉还是很好的。哈哈哈哈,不好意思在您看过了那些“垃圾文”以后再提醒您这句话,原谅属于本人的恶作剧和不成熟的黑色幽默表达方式,谢?#33618;?#30340;观看和支持! 


    个性小头像,嘿嘿!~

     

    责任编辑: 情书 参与评论
    情书首页| 情书?#35760;?/a>| 情书大全| 爱情短信| QQ情书| 爱情公寓| 恋爱宝典| 两?#28798;?#35782;| 韩国情书| 爱情故事| ?#38236;?#22320;图
    情书大全,经典情书,爱情短信,情书宝典,爱情故事,韩国情书,等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来到恋爱情书网!
    欢迎来到情书吧 以下为恋爱情书网LOGO

    恋爱情书网,情书大全
    顶尖高手心水论坛
    <listing id="zbppu"><delect id="zbppu"></delect></listing>
    <listing id="zbppu"></listing>
  • <listing id="zbppu"></listing><small id="zbppu"><delect id="zbppu"><dl id="zbppu"></dl></delect></small>

    <code id="zbppu"><ol id="zbppu"><em id="zbppu"></em></ol></code>
  • <cite id="zbppu"></cite>
    <listing id="zbppu"><delect id="zbppu"></delect></listing>
    <listing id="zbppu"></listing>
  • <listing id="zbppu"></listing><small id="zbppu"><delect id="zbppu"><dl id="zbppu"></dl></delect></small>

    <code id="zbppu"><ol id="zbppu"><em id="zbppu"></em></ol></code>
  • <cite id="zbppu"></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