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zbppu"><delect id="zbppu"></delect></listing>
<listing id="zbppu"></listing>
  • <listing id="zbppu"></listing><small id="zbppu"><delect id="zbppu"><dl id="zbppu"></dl></delect></small>

    <code id="zbppu"><ol id="zbppu"><em id="zbppu"></em></ol></code>
  • <cite id="zbppu"></cite>
    恋爱情书网 >> 爱情故事 >> 那灰色的月亮-放荡女人的自白

    那灰色的月亮-放荡女人的自白

    恋爱情书网 8/21/2007 3:41:55 AM

    我是一个放荡的女人。是的,我这样形容我自己,放荡。当然,好比做鸡的不会整天挂招牌一样。你从我的穿着,外表是怎样也不会找到你满意的答案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样一件事,好让你对我有个最初的了解。14岁那年我母亲不知道为了什么揍我,给了我一巴掌后用无比愤怒的语气问我:“你到底需要多少个男人。”现在你是不是开始对我有了那么一点影象。 

    不过你不用得意,因为你只是看见了我的一部分。请?#28784;?#25226;老套的故事用在我身上。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身世。而且家庭幸福,学习成功。从小学到大学,我几乎一直都是优异无比的。而且因为努力读书,我甚至让初次看见我的人觉得有那么一点木讷。好了,开?#24049;?#22855;了?#26376;穡看?#21315;世界无奇不有,过去有个女人自称什么什么宝贝,靠出卖感觉出卖灰色出名了。现在还有个什么什么美的,感觉出卖不了了,靠出卖身体然后找到感觉最后别人还是出名了。出名,是每个人内心的心魔,谁都逃不掉的。但是张艾玲说过,出名要乘早。到了宝贝们的年纪再出名恐怕怎么看都有点做作了。

    我,不想出名。或者说我没有条件没有必要。没有条件是因为我现实,现实的找不到任何感觉。没有必要是因为出名大抵最终都是为了个钱字。我不缺钱,从来都不缺。既然不愿意出名,多少总不能让自己整日无所事事。于是,我找到了另外一个乐土,那就是放荡。当然什么事情都要有个配合的人。放荡也终究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所以从14岁或者是更早的时候我的身边就没有缺少过男人。我好像使个通货,老少皆宜。是的,在我身边的男人年龄大概从18到40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缺钱了?#26376;稹?#24403;然我要再次提醒你,?#28784;?#29992;老套的故事。得到钱的时候我从来都不出卖我自己,包括身体和感情。我有我的底线。好了到这里你可能会善意的问我有没有过真正的爱情吗。通常这个时候我会问你有没有吃饭呢。这个?#36125;?#29233;情和吃饭是同样普通而且高频率的事情。大家每天都在做的,不是吗。当然每天周旋与这么多男人之中我不是长胜将军,我大概在10个当中会输那么一两次。这输的一两次大概就是我碰到了你们所说的爱情吧。 

    今年我24岁,不是特别老,不过我已经放荡了整整10年了,有男人为我自杀过,有男人从此?#24895;?#24618;扉过,有男人因为我离婚有男人从我这里知道了哄骗女人的秘籍很快成长为情场高手的。请你?#28784;?#24320;始骂我无耻。我说过的我是一个放荡的女人。好了到这里我打住了。因为今天我不是来赎罪的,当?#28784;?#19981;是来听你的道德伦理的。最近我又遇到了一个新男人,和我有棋逢对手的感觉。我只是在和他去了酒吧后毫无睡意才来折磨一下你和那些虚伪的人。
    今天是个晴天。冬天已经过去了,整个世界开始变的象这个季节里发情的猫一样躁动。我讨厌春天,因为好象你们都?#19981;丁?#20294;凡你们?#19981;?#30340;一般我都讨厌。就好比你们讨厌我一样。今天那个新男人约我吃饭了。对了,应该让你们知道他。他叫邹亮。一个什么什么公司的大中华首代。穿着得体,举止文明。最让我满意的是他有一张不失棱角却异常温柔的?#22330;?#23601;好比你们天天可以从?#21448;?#19978;看到的成功人士一样。32岁,有没有家庭有没有孩子我不知道。这个和我没有关系。我只是?#19981;?#30007;人和他们?#37027;?#22240;为我放荡成瘾。吃饭的地方到了,邹亮开始对我微笑了。用那个带着天梭表的手向我举了举。脸庞那么温柔。我忽然想到了秀色可餐,这几个字。呵呵是谁说的?真是精辟。“换了新表啊。”我淡淡的说。眼睛却开始盯着那块天梭。我知道那是今年的新款,还有个扇情的名字叫灰色的月亮。这年头连月亮都是灰色的了。我在心里琢磨着。“知道你?#19981;叮?#30475;给你买了块女款的。”

    “呵呵,谢谢。”我问心无愧的收下。心里想男人的好处就是这样,难道不是吗。“我下月可能很忙,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28784;?#32473;我电话好吗,宝贝?”他开始温柔的说。“好,我知道怎么做的。你忙你的。”“宝贝你真的是体贴我的。”“当然了,爱一个人就是为他付出啊。”我开始配合。其实我和男人在一起不靠别的。就是聪明。女人要在该糊涂的时候糊涂,该退后的时候退后。
     

    皱亮走了两个礼拜了。我还是生活的忙碌而充实。因为我的世界也不是只有他。他喊暂停的时候我也大可以换人。男人是消遣。周末的夜晚,我和一个男人在吃完饭唱完歌跳完舞以后实在是不知道还能干什么。于是在酒吧街上随便走进了一个叫纯的酒吧。大概那天吃饭的时候喝了酒,所以进去要了东西后才发现里面的气氛有那么点古怪。几乎所有的男人女人好比做游戏一样,都是同性而坐的。相形之下我和朋友就显得有那么点怪异。“可能是个同志酒吧。走吧。”男伴低声说。我在?#39277;?#22235;周后马上同意了这个决定。我虽然生活不检点但是我想我相信我的生理心理和绝大多数人没有什么不同。就在我准备走出去的时候我在一个角落看见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男人正在?#28216;恰?#19979;意识的我转过了头,但是我忽然看见了那个男人手上的灰色月亮。然后,我看见了那张温柔的?#22330;?#19981;过看的出邹亮很投入,根本没有在意到我的出现。回来的路上我已经开始考虑怎样解决这场?#24535;紜?#25105;想也许什么也不说,是最能够给自己给他留面子的方式了。你居然碰见个哥哥,还觉得秀色可餐。我开始有那么点自?#21834;?#24403;然除了自嘲,我也就实在是做不出什么你们希望看见的表情或者动作了。不过那天晚上月光皎洁,倒是让我睡的非常的熟。因为我是一个非得有那么点光亮才能睡下的人。

    再是两个星期,邹亮主动给我电话,?#24471;?#23436;了,出来约会吧。我说我也有事情找你。放下电话我有那么一点点恶心。我不是反对同志,每个人有每个人选择的权利,只不过他这样把我当个掩护,显得有那么点卑鄙了。还是那个餐厅。我开门见山:“我们分手吧。以后没有什么特别的就?#28784;?#32852;系了好吗?”“为什么,给我个理由好吗?”“理由?你想要什么理由??#24895;?#19981;和?聚少离多?你自己选一个好了。”我讨厌男人纠缠不清。别人?#24049;?#20320;话不投机了你还苦苦纠缠,何必呢?勉强别人也勉强自己。“?#28784;?#21834;,宝贝。我想知道真实的理由。”“,没有理由。鲁迅说过,勉强是不会有幸福的。”我开始有点不?#22836;?#20102;。这个男人生活的怎么那么阴暗啊,伪装的那么好。“小懿,我希望你想清楚。虽然我们认识时间不长,或许你过去有很多感情经历我都不会介意的,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在我这里得到幸福得到温暖,我是真的爱你。”天底下就是有那么恬不知耻的人。我想我的涵养真的有限。“那天晚上我在纯看见你了。”对那么一个恬不知耻的人我没有必要给他留什么尊严。现在邹亮的眼睛开始迅速失去光泽,嘴唇微闭。脸色和死人差不多。“好了,你不用那么难过。我对你没偏见。真的。我只是希望不做你的挡箭牌,明白吗?我们还是朋友,如果你愿意的?#21834;?rdquo;说完我离开了餐厅。我想这个?#24535;?#24635;算是有了个收场。春意容容的阳光下我觉得无比轻松。 


    从此以后我和邹亮就没了联系。但是他送给我的灰色月亮我到是一直带着。当然我不是为了纪念他,而是好东西就是好东西,我没有理由浪费的?#26376;稹?#30452;到有一天我接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电?#21834;?#22312;我公司的会客室我看见了一个面容憔悴,面色苍白的女人。我想来找我的女人一般总不会有什么好事。多数是我抢了她们的男人。不过没有关系,说出个姓名,我奉还就是了。“李小姐,和你谈谈好吗。”“随便吧。”我心想这个女人到还没有上演全武?#23567;?#33590;坊里,女人先开口了。“我姓吴。我是邹亮?#37027;?#22971;。”我开始在脑海里反?#27492;?#32034;这个名字,然后隐约想起,好象这个人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死了。”他?#37027;?#22971;?#33041;?#30340;说。这个消息到是突然,不管他过去多么无耻多么卑鄙,但是对于一个死者我还是应该表现出尊敬的。“他一直到死都非常的爱你,李小姐。”“不可能。吴小姐。我不是很清楚你们为什么分手的。但是我想有些情况你可能不是很了解,他不可能爱上我的``````” 

     

    “我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你想说他是同性恋是吗?”那个女人直截了当的打断了我。“哦,原来你知道啊。那你怎么还说他爱我呢。”我有那么一点如释重负。“其实他不是的。”那个女人摆了一副了解全盘的表情。可是我没有?#37027;?#27809;有时间陪她玩下去了。为了一个老早在我生活中消失的男人,我觉得浪?#36873;?ldquo;不管他是或者不是,我想我都没有兴趣知道。我看你对他好象余情未了的样子。对他的死我深表惋惜,也希望你节哀顺便。如果你有什么要我帮忙的,请开口,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了,我是不是可以告辞?”我一口气说完,然后做了准备走人的姿势。“我知道,你大概不会相信的。这里是他的信,你拿去看吧”那个女人深深的叹息着。
    回到家,我打开信封。掉出来的除了信还有一个存折,上面的数字让我吃惊。整整100万。我是个女人,而且是个贪财放荡的女人,这个数字的确让我兴奋。然后我开始读信。
    小懿,
    你好!
    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抵已不在人间了。不过没有关系,因为有了钱你可以活的很舒适了,这样我也放心了。今天交给你信的,因该是我?#37027;?#22971;吧。如果你愿意,请你以后帮我照顾她。我在这里先谢谢了。现在我来告诉你一个故事,我一直还来不?#26696;?#35785;你的故事。5年前我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后来我的妻子得了病,虽然不是绝症但是需要大笔的?#24335;?#36141;药。而这种药物必须跟随她一生。我原来是个安于现状得人,但是为了她我必须拼命了。后来,我做到了今天的职位。拿到通知的那天我和妻子抱头?#32431;蕖?#21487;是命运好象从来都没有放过我。第二天大老板过来就直?#24433;?#25105;叫进了办公室。他直言不讳的告诉我他和大多数人的不同。然 后说如果我愿意陪伴他的话,那么我将得到一笔数目可观?#37027;?#36825;?#26159;灰?#35828;是那区区医药费,就是几生几世都足够了。当然条件还有一个就是我必须和我的妻子离婚。是的,我承认我懦弱和胆怯,我没有在这个时候保留我或者说是我妻子的尊严。也许这将永远成为对她的一种侮辱。但是我还是屈服了。我想?#28784;?#22905;能够健康,就足够了。以后的日子我开始活的好比行尸走肉。对我这样一个出卖自己的男人而言,生活和生命早就失去了原来的价值。和大老板接触的时间长了。从开始的恶心,不习惯,到后来的麻木。我想我已经和整个世界离的越来?#30342;?#20102;。两年后老板凋回了总部,对我的纠缠也到次为止,不过他到是没有食言。我的确得到了他当时许诺的数目。也许你看来我应该可以迷途知返了。但是当时的我开始连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属于哪个世界了。我找过我的妻子,也尝试过别的女孩子。但是我发现我已经失去了男儿本性。直到遇见你。我发现内心的一点东西正在慢慢的从?#20102;?#20013;?#25307;选?#35828;实话,你从来不过问我的行踪,不对我表现应该有?#37027;?#28909;。你只是在该笑的时候笑,该退场的时候退场。那么的精明,那么的简单。从来不过问我的过去,也不追问我的行踪。虽然我不能够确定你是否真的爱我。但是至少你让我有了欲望。一?#32456;?#26381;的欲望。那?#38382;?#38388;我即喜又忧。喜的是也许我的人生可以从此重新来过。忧的是我不能够想象如果让你知道了我的秘密,面对的是不是又一次伤害。当然纸包不住火,你还是知道了。而且离开的那么决绝。我没有阻拦,更不能阻拦。我开始回到过去。心里那刚刚?#25307;?#30340;东西就好比从来没有?#25307;?#36807;一样,无影无踪了。我想一个连自己?#20960;?#19981;清楚自己是谁的人,是不配做一个人的。是的,关键时刻我依然懦弱。我没有办法面对每天的阳光。我是一个属于黑暗的人。你说过死是最需要勇气的,如今我可以含笑了。因为我也许没有能力选择我生的方式但是我欣慰我自己选择了离开的方式。请你相信,也希望所?#24418;?#25105;惋惜的人相信,这对我是一种莫大的解?#36873;?/p>

    给你?#37027;?#27809;有别的意思。我知道这个世界钱是个好东西,我已经拿不出感情做为给你最后的纪念,就请你收下这?#26159;?#24178;什么?#24049;茫?#20294;一定收下,如果你还能够把我当成一个朋友。
    邹亮绝笔 


    关上信,我走到书桌前拿出一个盒子,拿出一点东西和一本本子,用火点燃。火苗很热,烫的我的手心有了疼痛的感觉。如果你眼睛够快还是来得及看见那个盒子里是一些男人和女人的合影和一本我写的日记。?#28784;?#38382;我,这日记里写的是什么。这里面不过是一个女子对一个男子欲罢不能的思念和对人生有缘无份的哀叹。我想这些东西应该去陪陪他,至少让他知道,其实很多事情不是他想的那个样子。烧完东西我走到床边,睡下。转头,看见了一轮亮的出奇的月亮。借着月光,我睡的很熟,因为我是一个需要点亮光才能睡下的人。
    后来我把邹亮给我?#37027;?#21435;买下了这个城市所有的灰色月亮天梭表。买下了酒吧纯。把酒吧改名为灰色月亮。然后辞?#21834;?#25105;想再次告诉你钱的好处。至少可以让我为所欲为不是吗?灰色月亮不是以前的风格了。现在这里是个?#27785;?#39118;格明快。音乐?#24615;印?#19981;过你可以在每个周末在那里看见我。你进入酒吧就应该可以在吧台上看见一个女人,不管穿什么样的?#36335;?#20160;么样的季节,手腕上永远都带着手表。那个人就是我。
    好了,这个城?#24184;?#28982;热闹,人群依然躁动,我依然是个放荡的女人,?#19981;?#38065;?#19981;?#30007;人。不过现在我不允许任何人叫我宝贝,不允许任何人触碰我带着手表的手。我想有些东西也许还是你说的对。但是对错对这个纷乱的世界有什?#20174;?#21602;。

     

    责任编辑: 情书 参与评论
    情书首页| 情书?#35760;?/a>| 情书大全| 爱情短信| QQ情书| 爱情公寓| 恋爱宝典| 两性知识| 韩国情书| 爱情故事| 站点地图
    情书大全,经典情书,爱情短信,情书宝典,爱情故事,韩国情书,等资讯全部来?#20174;?#32593;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来到恋爱情书网!
    欢迎来到情书吧 以下为恋爱情书网LOGO

    恋爱情书网,情书大全
    顶尖高手心水论坛
    <listing id="zbppu"><delect id="zbppu"></delect></listing>
    <listing id="zbppu"></listing>
  • <listing id="zbppu"></listing><small id="zbppu"><delect id="zbppu"><dl id="zbppu"></dl></delect></small>

    <code id="zbppu"><ol id="zbppu"><em id="zbppu"></em></ol></code>
  • <cite id="zbppu"></cite>
    <listing id="zbppu"><delect id="zbppu"></delect></listing>
    <listing id="zbppu"></listing>
  • <listing id="zbppu"></listing><small id="zbppu"><delect id="zbppu"><dl id="zbppu"></dl></delect></small>

    <code id="zbppu"><ol id="zbppu"><em id="zbppu"></em></ol></code>
  • <cite id="zbppu"></cite>